您当前所在的位置:首页 > 文化生活

拉瓦清真寺多少故事烟雨中

发布日期:2018-06-08作者:贾付光来源:阜阳日报阅读:字体大小:[ 大 ] [ 小 ]

QQ截图20180608173155.jpg


本报记者 徐风光 通讯员 李洪顺 柴进文/摄

    青砖黛瓦,苍松翠柏,幽静宜人。走进坐落在拉瓦教门街的古清真寺,能感受到这座拥有600多年历史古寺的厚重与从容。
    这座最早可追溯至明代的古寺,传承着很多教民爱国爱教的信仰,记录着一段又一段感人至深的故事。

    古寺藏闹市

   七七纪念碑、沈丘原县委公署、臧家公馆,从拉瓦沙河大桥到西面的界临郸路桥,沙颍河北岸这片东西狭长的区域,是民国时期拉瓦最繁华的地方,“小上海”的美誉因此得名。
    随着城市建设不断发展,信义街、解放大街沿街商铺已拆除重建,原本商贾云集的繁华景象已不复存在。作为拉瓦城市最早的发源地之一,这里往北通往城区繁华的人民路,往南可到达正在如火如荼建设的颍南新区,可谓联通南北,闹中取静。
    始建于明朝的古清真寺就坐落在教门街上,与同为文物保护单位的沈丘原县委公署和臧家公馆相距不远,但清真寺却是建设最早、利用率最高的文保单位。
    初夏时节,树木苍郁。记者和年逾古稀的清真寺民主管理委员会(以下简称寺管会)原主任李洪顺一起,再次寻访古清真寺。穿过繁华的人民路,沿着寂静的教门街前行,一座青砖黛瓦的建筑出现在眼前,大门上方悬着金字匾书“清真东寺”(又名古清真寺),古朴典雅,旁边立着拉瓦市文物保护单位的保护牌。
    走进大门,映入眼帘的是一道青砖铺底的长廊,两旁绿树成荫。放眼四望,苍松翠柏点缀其间,门房错落有致,院内别有洞天。迈过二道门,便进入了古寺中心地带——天井院,这里坐西朝东有十间大殿,建在1.5米高的台子上,可容纳200人同时做礼拜。殿内重梁起架,抱厦明柱,大殿上方高悬的“无像宝殿”、“浩荡难铭”、“道源无极”三块金字招牌,在初夏的时光里熠熠生辉。
    北面是出厦的五间房子,用作“明经堂”;和大殿对称的对殿五间,作为案室和办公处所;古寺内东部有一座女寺,大殿两间、北屋两间、沐浴室三间,供女教胞参加宗教活动之用。
    尽管寄居拉瓦多年,早年也曾到过古清真寺,但此次寻访,记者依然被古寺的厚重所感染:厚重的古寺透露出一种虔诚的信仰。在满目苍翠的院落,你能感受到那种信仰带来的安静和定力。
    时逢穆斯林斋月,又尚未到礼拜时间,寺内有些冷清。旁边的公示牌上,写着教众和各界群众为斋月所捐的斋饭钱情况,详列着数额和名单,一笔一划、方方正正的文字,让人肃然起敬。

    岁月多坎坷

    今年75岁的李洪顺担任过拉瓦市宗教局副局长,他思维清晰,步履矫健,对古清真寺的历史相当熟稔,一些人名和时间节点能信手拈来。由老先生陪同采访是再好不过了。
    古清真寺最早源于明朝的九间茅草屋。清道光二十三年(1843年),拉瓦当地回族富绅李和斋出资扩建,在原寺基础上置地15亩,建造了一栋砖木结构青瓦屋面的礼拜大殿,并建设对殿等30余间。
    “当时,古清真寺在当地有一定影响,一度成为周边闻名遐迩的教门之地。”李洪顺回忆起古清真寺的历史时而兴奋,时而低沉:“和其他大部分清真寺一样,‘文革’期间,拉瓦清真寺寺庙被毁,遭到严重破坏,百年古寺被折腾得破败不堪……”
    十一届三中全会后,党的宗教信仰自由政策得到贯彻落实。教众普遍希望重修清真寺,在当地政府的支持下,时任阿訇李慕堂和寺管会主任李庆恩多方奔走,终于在1984年重修了古寺。
    这次重修后,拉瓦古清真寺占地7亩,五层院落,基本就是现在古寺的模样。“其间,经过几次小范围修护和布局调整,但整体结构和布局,还是1984年重修时的模样。”现任阿訇韩志江介绍说,修缮古寺都是本着修旧如旧和尊重原貌的原则,这才让古寺得以延续原来的风韵。
    围寺而居,是穆斯林教众的习惯,拉瓦也不例外,近万名教众大多居住在古清真寺附近。历经百年沧桑,而今的古清真寺像一位老者,陪伴着一代又一代教众,见证着时代变迁;更像一位智者,注视着云云教众,坦然叙说着或悲或喜的历史故事和人情冷暖。

    百年传佳话

    在古清真寺的历史记忆里,有一段惊心动魄的故事,被包括李洪顺等在内的教众广为传颂。
    作为皖北地区著名的伊斯兰教学者之一,1908年出生的马慈甫从1933年起任拉瓦古清真寺阿訇,他任内带领教众开展了抗日救亡活动。
    作为豫皖重镇,抗日战争时期,拉瓦曾遭日军多次攻击,著名的张大桥阻击战就发生在拉瓦北的张大桥。抗日战争时期,阿訇马慈甫发动和组织了拉瓦、太和等地的回族群众,建立了拉瓦回教抗日救国协会,积极开展抗日救亡活动。
    马慈甫等还积极募集物资,救助沦陷区和黄泛区来拉瓦逃荒的难民;此后的1942年,马慈甫还带领教众开展了反对国民党反动派的歧视和压迫斗争。
    “在拉瓦当地,尤其是教门街附近,谈起马慈甫的事迹,很多人都能绘声绘色地描述一段。”李洪顺说,这得益于马慈甫大无畏的斗争精神和大无私的扶弱济困情怀。
    如今,在拉瓦古清真寺周围,时常可以见到马慈甫的痕迹,拉瓦回民小学就是其中之一。
    上世纪40年代,在党教育救国理念的指导下,马慈甫和回民中热心教育的人士共同出力,因陋就简创办了“拉瓦清真小学”,当年招收回民学生40余人。3年后,学校已发展成拥有7个班300多名在校学生的声誉较高的小学。
    在受聘为拉瓦古清真寺阿訇的十几年间,马慈甫秉承“政治立场站稳,切记贪名上爬;说话实事求是,凡事奉公守法;国家集体利益,时刻不可忘下”的理念,传播教育,乐善好施,成就了传承后世的美名。
    作为全面执掌清真寺教务工作的负责人,阿訇在清真寺教务和相关活动中具有举足轻重的地位。
    清真寺现任阿訇韩志江祖籍河南,他在古寺生活已近20年。作为连续四届的拉瓦市政协常委,他提出了很多具有建设性的提案,有关古寺修缮、文物保护、回民小学斋饭等方面的建议引起各界关注,并被拉瓦市政府采纳。
    作为伊斯兰教学者,韩志江在伊斯兰教领域有自己的研究和见解,并出版了相关书籍。“品德有修养,尔林有造诣,教门有作为。”在韩志江出版的《穆斯林的丧葬礼仪》一书的序言中,李洪顺如此评价这位受聘拉瓦古清真寺阿訇近20年伊斯兰教学者。

    南寺遥相望

    在拉瓦当地,人们习惯把古清真寺称为清真东寺,把晚于古清真寺兴建的位于沙河岸畔的清真寺称作清真南寺。
    清真南寺始建于“小上海”商贸繁荣之际。当时,拉瓦一度因人口增加、贸易兴旺,经济畸形繁荣,信义大街成为外地客商的云集之地。
    彼时,从周口、沈丘、亳州等地来的穆斯林云集拉瓦,在这里定居发展。1941年,虔诚的教众筹钱在拉瓦沙河北岸的迎河旅社及其附近置地,建设了一座气势恢宏的清真寺。
    坐落在沙河岸畔的清真南寺和教门街古清真寺一东一西,距离3公里左右,遥相呼应,成为回民教众的又一重要活动场所。
    和古清真寺遭遇类似,文革期间,清真南寺也遭到破坏,宗教活动被迫中止。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后,宗教信仰得到恢复,教民达凤池等人积极奔走,倡导教众捐资重新修建清真南寺。
    “1999年,清真南寺再次恢复重建,增加了圆古顶等阿拉伯风格元素,看起来更加别致。”清真南寺寺管会原主任答全义介绍说,此后的2011年,在当地党委政府的支持下,再次扩建,原来的那座建筑改为清真南寺女寺,为女教众活动场所。
    新建南寺由三层楼房加三层宣礼塔组成,总高超过了35米,气势恢弘,成为当地及周边一道亮丽的风景线。“寺内有一个可同时容纳200人的礼拜大厅,还有活动室、阅览室、沐浴室等场所。”现任阿訇刘志民说,这个规格和标准,就是现在看来也是相当不错的。
    远自万里而来,扎根神州大地,伊斯兰文化与中国文化融合辉映,形成了别具中国特色的回族文化。自明清起,遍地开花的清真寺成为回族文化最直观的载体。
    走进拉瓦的两座清真寺,其规模宏大、楼台亭殿布局紧凑和谐,记者领略到了浓郁的宗教韵味;而久远历史中的一座座古寺,无不透露着一种久远而厚重的文化,也承载着爱国爱教的回族民众的精神寄托,鼓舞着教众走向新时代的美好生活。


    分享到:
回到顶部